当前位置:首页  >>  廉政教育  >>  清风文苑  >>  内容阅读
今古齐观——“节日腐败”
【发布时间:2015年12月22日 】【来源:南方日报】
    新年就要到了。这些年来,每逢节日尤其是新年,各级机关都会下发严格执行廉洁从政各项规定的通知,严禁用公款搞相互走访、送礼、宴请等拜年活动等等,以期杜绝“节日腐败”。今年想来仍会“照例”,虽然在听的人以及通知所针对的人,早已经习惯成自然。然而,如今的问责力度相当之大,中纪委开通网站之后,隔三差五就点名道姓一批,显见不能当成耳旁风了。

    节日是生活中值得纪念的重要日子。其与腐败相关联,“创造”节日的前人怕始料不及。这问题先前之成为痼疾,原因是多方面的,自然也有“遗留”的因素。节日腐败,典型表现为节日送礼。明朝有两部笔记提到了类似问题,其一是陆容的《菽园杂记》,其二是何良俊的《四友斋丛说》。

    《菽园杂记》云:“京师元日后,上自朝官,下至庶人,往来交错道路者连日,谓之拜年。”元日,正月初一,就是今天的春节,那个时候还没有公历年。同样是拜年,心态不同,“士庶人各拜其亲友,多出实心。朝官往来,则多泛爱不专”。这里的“实心”与“泛爱不专”,把拜年的两种心态表露无疑。于是,“如东西长安街,朝官居住最多。至此者不问识与不识,望门投刺,有不下马,或不至其门令人投名帖者”。认识不认识不要紧,在不在家也不要紧,一定要走动到位,留张名片表示我来过了。这里似乎表明,虽然大家都有虚与委蛇的一面,却还并不存在节日腐败现象。然而,“遇黠仆应门,则皆却而不纳,或有闭门不纳者”,多少露出了空手来则不受欢迎的另一面。下面这一句,“在京仕者,有每旦朝退即结伴而往,至入更酣醉而还”,更要让人往公款相互宴请一类方面去想入非非了。

    《四友斋丛说》描述的则是亲眼所见:“余尝以除夕前一月偶出外访客。至内桥,见中城兵马司前食盒塞道,至不得行。”何良俊向旁人打听,得到的答案是:“此中城各大家至兵马处送节物也。”节物,应节的物品。食盒,字面上看是送吃的,未尝不是代指。有一天兵马司头头请客,何良俊开了个玩笑:“你们兵马司缺官,可容我翰林院致仕孔目权三四个月印否?”惹得大家哄堂大笑。中城兵马司是干什么的呢?《明史·职官志》说得很清楚:明朝有中、东、西、南、北共五城兵马司,各设正六品指挥一人,正七品副指挥一人,职司“指挥巡捕盗贼,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,火禁之事”。设了五个,管辖范围不同,总之“境内有游民、奸民则逮治。若车驾亲郊,则率夫里供事”。因此,兵马司大抵相当于今天公安和城管的混合体。大家都争着去中城兵马司公开送礼的情形,为何良俊所偶遇罢了,东南西北兵马司呢?其他衙门呢?

    当然,历史上很有一些为官操守始终如一的人。被康熙皇帝称为“廉吏第一”的于成龙,其令罗城,“性廉洁,俭于自奉,不为妻子计,恶衣粗食,安之若素”。有人“留数钱置案上”,曰:“阿耶不纳火耗,不谋衣食,宁酒亦不买乎?”你啥都不要,难道还不喝点儿酒吗?于成龙盛情难却,“留数钱,计得酒一壶而止”。两江总督董讷去官,“江南民为立生祠”。康熙南巡,“父老驾者千万人,咸吁恳还总督任”。康熙褒扬董讷:“汝做好官,江南人为汝建一小庙矣。”固安知县杨馝调宛平,借康熙巡畿南之机,“固安老幼争乞留之”。康熙说:“别与汝固安一好官,何如?”一女子对曰:“何不别以一好官与宛平耶?”像于成龙、董讷、杨馝这些官员,节日来和不来,定然不用半句提醒。清初福建将乐令李皭有句话堪称名言:“在官,俸金外皆赃也,不可以丝毫累我。”官舍庭院里有两株桂树,李指之曰:“此亦官物也,擅折者必治之。”从此家人不敢簪桂花。他出外巡视秋收,“从仆摘道旁一橘”,给他看见了,“立下马杖之,命偿其直”。

    “在官,俸金外皆赃也。”大道理记不住的官员,如果能知道这个小道理,也便不劳各种通知的大驾了。通过各种规章的约束,装糊涂恐怕也不行吧。

主办:中共监利县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  监利县监察局
Copyright © 2004-2015 监利纪检监察网 [www.jljw.gov.cn]    地址: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荆台大道1号
鄂ICP备05022968号    技术支持:杰创网络